创意设计与旅游纪念品

设计源自生活,设计又高于生活!

设计无处不在,设计又处处可见!

那么“设计”到底是什么?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界定。语言学家说,设计是在正式做某项工作之前,根据一定的目的要求预先指定的方法和图样;人类学家说,设计是人类有目的的规划与计划;社会学家说,设计是针对问题的求解活动过程;而设计史学家会告诉你,设计是一种人类独有的创造性行为,为改善人类自身的生活品质和质量要求,将其计划、规划和构思通过视觉方法传达与表现出来的过程。

设计与人类的生活密不可分,自人类诞生之初,设计便开始存在,并一直引领人类探索的步伐不断前行。数百万年前,当人以“人”的身份开始制造第一件工具时,在这种创造行为之前的构思即是“设计”;从东非坦桑尼亚的第一块石器,到北京周口店的兽牙海贝装饰品,再到西班牙阿尔塔米拉的野牛壁画,以及西安仰韶文化时期的各类盆罐壶钵,处处都闪现着先民创造性智慧的结晶;进入近现代以来,伴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大工业化生产,促使现代意义上的设计应运而生,从第一届世博会的“水晶宫”建筑设计,到“新艺术运动”时期的埃菲尔铁塔,再到美国国际主义建筑风格,以及如今广泛普及的智能手机和可穿戴设备,个个都展现出设计对人类生活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早期设计对人们生活的印象基本局限于产品造型设计、外观包装设计、视觉VI设计等,如今设计已经从“衣食住行用”等各个角度广泛深入到了人们生活几乎所有层面。物美价廉已不再是人类消费选择的最高准则,人们更加崇尚个性多样的为生活而设计的产品,消费者要求的提高,也对设计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求设计师不仅要重视产品的物质性和物质功能,还要注重产品与环境、与人的感受不可分割的深刻内涵,以及满足人们对美感、精神归属感和时代感的追求。设计(Design)这个词此刻已经从一个小众性的专业词汇演变成为一个社会化的流行词语,在满足了人类物质与精神需求的同时,又影响和改变着人类的思想观念与行为方式,设计的终极目标是对人类“完美生活”的创造。

【设计与经济发展】文化创意及设计服务产业对经济的引领和带动。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体验经济成熟、知识经济发展、文化和创新得到全球重视的时代背景条件下,文化创意产业得以迅速发展,其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中的比重也显著提升,很多国家为了大力促进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对国家经济的推动与促进作用,纷纷站基于国家管理层面来实时顶层设计。诸如英国政府设立的“英国设计委员会”,促使工业设计逐步走向产业化,集成化;日本通产省内设立“设计政策办公室”,下设“产业设计振兴会”,并确定每年的10月1日为“日本设计日”;韩国产业资源部下设机构“设计振兴院”,每年评选总统大奖;此外在过去的十年中,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丹麦、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家的公共部门组织已经使用了不同程度和不同形式采取设计方法作为一种工具来推动创新和改变,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公共组织在美国的人事管理部门和澳大利亚的产业、创新、科学研究和高等教育等领域都已成功建立了创新实验室和设计中心。因此,将文化创意和设计产业在2020年培育成果国家支柱性产业,并将其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这是实现由“中国制造”发展成为“中国创造”有效手段。我国政府先后发布《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精神》和《关于推动特色文化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政策和意见,对于推动我国的文化创意及设计服务产业具有重要作用与影响。

【设计与社会服务】从服务设计到公共服务设计。设计的价值与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对于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还体现在更加广泛而深入的介入到处理各个层面社会事务之上,这一点从“服务设计”向“公共服务设计”的转向即可看出。早期的设计强调的是对物质化产品的设计,而自“服务设计”的概念提出以来,设计已经转向综合性产品与服务系统的提供,强调的是关注人文关怀,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从“产品趋向型”过度到了“用户趋向型”;慢慢随着近些年各国设计战略措施的发布,设计开始在诸多公共领域展现自身头角,丹麦、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以及英法德等国家的政府部门,都主动将设计思维作为社会创新和服务创新的关键驱动力;Live/Work、IDEO等服务设计咨询公司,科隆KISD、纽约PSD等设计名校,以及芬兰HDL、哈佛i-lab等设计实验室,都积极参与到医疗保健、金融零售和公共运输等领域的设计改造和社会创新中;包括中国北京、南京、昆明等城市开展的“设计为人民服务”活动,也是良好的体验与应用。公共服务设计通过提高公众参与热情、创新公众参与模式、运用新型媒体技术等途径,实现了不同学科和利益相关者的协同合作,在着力解决公共部门和社会事务问题等方面已经凸显优势和崭露头角,相信不久的将来设计对人类生活和社会发展的影响会具有更重要的功用。

【设计与未来】设计驱动式创新助力美好生活的实现。“设计”已经开始从方方面面深深改变着人们的认知与生活习惯,然而设计驱动式创新发展同样为我们展现了更为诱人的前景。在刚刚结束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谷歌执行董事长施密特大胆预言,人们所熟悉的传统互联网将会被以物联网完全取代;今年美国CES消费电子展也印证了这一说法,笔者现场观察到几乎所有参展的行业巨头都在试图围绕自身的品牌产品打造一个以智能家居和可穿戴设备为核心的物联网生态链条;在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新一代广电网结合下的“新三网融合”趋势下,必然会由内而外的重塑人们的生活方式,而这一切将会通过设计来实现与重构,为人类的美好生活与美好未来的实现锦上添花!

【设计与“衣”】。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清华美院的前身)学校大门之上曾长久悬挂“衣食住行”四个标志,这是由中国现代设计艺术奠基人张光宇先生亲自设计,体现了其“设计为民生”的理念,“衣”放在了生活四大要素之首,其重要地位可见一般。“衣着服饰”不仅是人类生存所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质条件,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装饰纹样、款式造型、以及色彩搭配还具备审美价值、民族传承,以及时代认同性等社会功能。在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骨针兽皮缝制而成的衣服满足了人们最基本的御寒护体功能;到了奴隶和封建时代开始实施章服制度,对人们衣着的颜色、花纹、材质制定了严苛的等级要求;到了民国时代,除了以长袍大褂和短褂对襟为代表的中式服装广为流行之外,以礼服、中山装、旗袍为代表的中西合璧的服装也开始盛行;新中国成立之后百业待兴,服装纺织业经历了从产品匮乏到自给自足的艰难历程,以灰蓝黑绿四色为主的工装、军装、和毛装成为了这时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服装类型;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服装设计才算真正揭开了帷幕,1979年皮尔·卡丹先生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的服装表演像一枚重型炮弹一样,掀起了中国人对服装认识的另一扇门,雅戈尔、杉杉、利郎、七匹狼等民族品牌应运而生,如今我们走在大街小巷看到的人们都是穿着种类繁多、样式各异的服饰,追求时尚与个性,厌倦雷同与撞衫成为了现代人的偏好,尤其是近些年高端服装定制和私人形象设计行业的流行,设计师可根据每个人的职业、身份、年龄、喜好等要素进行服饰、搭配、化妆、发型等在内的整体设计。

【设计与“食”】。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有着数千年文明发展史的中国,历来以农业大国的形象呈现于世人面前,饮食是中国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始终关注的问题。中国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在记载三皇五帝时代的有关古籍中均有“神农尝百草”的故事,被后世敬奉为农业始祖;从商朝的酒池肉林,到清代的满汉全席,以及如今的南北八大菜系,中国饮食文化也因其深厚悠长的历史传统而闻名于世;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着西方消费文化的涌入,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美式快餐店到中国生根开花,西式快餐的消费模式很快被年轻一代所接受并流行起来。饮食文化的巨大魅力不仅体现在对人类基本生存要求的满足,更多从色声香味诸多角度将饮食提升到了艺术境界,诸如面塑师、西点师、糖艺师、蛋糕裱花师等行业纷纷涌现,最著名的当属米其林三星餐厅的顶级多重感官体验;此外,还包括专业的餐厅主题陈设设计,艺术化的餐具用品设计,甚至于餐厅内的各种趣味摆设也成为专业设计师所关注的对象。

【设计与“住”】“住”是“建筑”。自从几百万年前人类诞生开始,古人就开始寻找一种能遮风避雨、居住生活的场所。中国古代文献很早就有对人类早期建筑的记载,如:《易•系辞》谓“上古穴居而野处”;北京周口店的猿人遗址到山西垣曲、广东韶关以及河南安阳所发挖出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可以看出此时人在生产力极低情况下所采用的依附于自然的生活方式。同样从欧洲早期人类的居住方式中也可看到相同的情形——从法国著名的拥有主、后、边厅的拉斯科洞窟,到西班牙的主侧洞之分的阿尔塔米拉洞,这种穴居式的生活体现了人作为大自然一部分的最本真的一面。但随着人们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增加,人们对建筑的设计要求也越来越高,建筑不再仅是人遮闭自然、保护自我生存的场所,更成为一种集家园于一身的栖息地,成为人爱与恨的永恒及灵魂的港湾,成为财产、成功和阶级地位的表征,建筑成为了一种文化、艺术的代名词。从中世纪的用砖石木材建造的尖屋顶式的宗教建筑,到追求古希腊罗马复古风格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建筑,再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以钢铁、玻璃幕墙、机器、混凝土为媒介的现代派国际主义风格建筑,以及重新回归基于对传统和文脉传承需求的后现代主义建筑,高科技建筑设计、解构主义建筑设计、极简主义建筑设计等风格纷踏而来,这一栋栋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样式的建筑造型营造出了一处处别具风格、面貌各异的城市景观,处处体现了建筑设计的理念。“住”也是“住所”。这是一个能为人们提供一个温馨、安全居所的“家”,更是人类心里和精神的空间。人们对于住所的要求已经从单纯的物理空间存在,转化为人性空间存在,对住所的关切也从墙面处理、顶棚、布局的空间安排,转为同时高度重视与人的感觉相关的光线、材料、质地、色彩的心理感受,设计师不仅能够解决人们居住生活的生物性要求,更能够通过巧妙地设计构思满足人们多样化的精神需求;彩绘玻璃吊顶、壁炉和装饰面板等会营造出欧式装饰的古典风,拱形玻璃、原木家具和罗马柱装饰线会给人一种地中海的田园风,而简洁的家具、纯洁的质地和精细的工艺真营造出现代时尚的简约风。

【设计与“行”】。设计对人类另一个重要影响即体现在有关“行”的交通工具发展上。最早人类的迁徙和跋涉,完全依靠两双腿的徒步旅行;到后来随着人们对自然改造能力的增强,通过驯服的马和牛等牲畜作为乘坐工具与动力;直到蒸汽机的发明与应用,人类交通工具的发展才真正进入飞速发展时代;再之后各类燃油动力的汽车、摩托车、拖拉机的问世让人类前进的步伐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从双腿行走到多轮火车,车轮的数量在一定时期成为了速度快慢的代表,当车轮数量多到极致,即实现无轮化的状态时,飞机也就应运而生,开启了航空航天的新时代。交通工具的设计不仅仅是外观的造型设计与审美装饰,更涉及到与气阻、风洞等空气动力学要素之间的关联,体现的是艺术与科技的完美结合体。到如今,先后出现英国摩根公司的0排放汽车、日本尼桑公司的360车身旋转PIVO车,以及当下最为火爆的特斯拉纯电动汽车,和以谷歌公司为代表设计开发的智能无人驾驶汽车,所有这一切都依托于设计创新的驱动式发展,才使得这些梦想能够得以实现。

【设计与“用”】。“用”是离社会大众生活最为贴近的日用消费品的总称,对于中国人而言“大三件”这个名词是再熟悉不过的,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第一代的“手表、自行车和收音机”,到80年代的“彩电、冰箱、洗衣机”,再到90年代之后的“摄象机、电脑多媒体和私人交通工具”。“大三件”种类的变化体现了不同时期中国人生活日用消费品的变迁,随之改变的不仅是品种和类型,同时也包括造型和样式,虽然在建国初期物质贫乏时代可选择的物品本来就稀缺,当仍然无法阻挡人们对于设计和美的追求,记得大学时工艺美院教授曾讲过一个有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故事,说有个人去合作社买洗脸盆,大部分脸盆都画了两条金鱼,只有一个脸盆画了三条金鱼,在价格同等的条件下此人还是选择了后者,原因就在于对美的追求。然而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生活日用消费品的变化开始从对耐用性和品质的追求,改为对个性化和新潮化的追求,诸如人们使用手机已不在是等待坏了然后才淘汰,而是变为对最新、最时尚款式的即时性更新,从最早港台片里黑帮老大的砖块式“大哥大”,到后来小巧玲珑、品种繁多的功能手机,以及当下2k分辨率、曲面屏、裸眼3d等新技。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西门子等品牌的兴衰演变,以及苹果、三星、索尼等品牌的强势发展,都见证了设计对一个产业影响的重要性,尤其是“苹果帝国”从之前完全小众化的产品路线,走到如今演变成为全民追捧的“街机”,这与其完美的产品造型设计、人性化的用户体验模式和精湛的产品制造工艺不可分割。

【设计与“非物质社会”】所谓的“非物质社会”即人们常说的“信息化社会”或“数字化社会”,非物质社会的经济和社会价值是以先进知识文化在消费产品和新型服务产品中的比例来衡量,各类数字媒介、信息通信技术、软件应用的广泛普及,标志着这个社会已成“硬件形式”转化为了“软件形式”。可以说在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推动下,人类社会完成了从手工业时代向信息化社会的转型,这种巨大影响力深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方面,各类互联网站和移动客户端等新媒体逐步取代了传统的传播媒介,3D虚拟成像技术、无线传感技术、全息影像投影技术等开始介入人类的日常生活领域,非物质化、沉浸性和互动化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性词语,此时人们面对的对象不再是一件件物质化的产品实体,而是面对的是以软件和应用程序为代表的虚拟产品,设计的应用与发展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新突破,从视觉UI,到用户界面,从操作流程、到层级架构,设计师通过人性化的设计理念为人们打造了众多的新奇产品与体验模式。诸如,传统的书本更多从视觉构成与色彩搭配来寻求感官体验的突破,但基本都基于视觉传达这种单一的传播模式,而电子图书的出现则彻底改变了这种单向传播模式,像苹果的iBooks软件,不仅提供了交互式动画、旋转 3D 图表、供翻阅的照片库和即点即播视频等在内的全新交互体验,用户还可以通过 iTunes U Course Manager 创建发布课程,并与他人共享,设计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体验与交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