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几百万年前人类诞生开始,古人就开始寻找一种能遮风避雨、居住生活的场所。中国古代文献很早就有对人类早期建筑的记载,如:《易•系辞》谓“上古穴居而野处”;《礼记·礼运》谓:“希者先王未有官室,冬则居营窟,夏则居木曾巢。”从北京周口店的猿人遗址到山西垣曲、广东韶关以及河南安阳所发挖出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可以看出此时人在生产力极低情况下所采用的依附于自然的生活方式。同样从欧洲早期人类的居住方式中也可看到相同的情形——从法国著名的拥有主、后、边厅的拉斯科洞窟到西班牙的主侧洞之分的阿尔塔米拉洞,这种穴居式的生活体现了人作为大自然一部分的最本真的一面。

但随着人们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增加,人们对建筑的设计要求也越来越高。建筑不再仅是人遮闭自然、保护自我生存的场所,更成为一种集家园于一身的栖息地,成为人爱与恨的永恒及灵魂的港湾,成为财产、成功和阶级地位的表征,建筑成为了一种文化、艺术的代名词。从中世纪的用砖石木材建造的尖屋顶式的宗教建筑,到追求古希腊罗马复古风格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建筑,再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以钢铁、玻璃幕墙、机器、混凝土为媒介的现代派建筑,尤其是近代国际主义建筑风格的盛行。任何建筑从其产生之时必定受到各种地理因素(包括地形、地貌、地质、环境、气候等方面)以及本国本地区的民族文化、生活习俗以及历史条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与制约,而这一切又都是基于为“人”服务的前提下设计的。

1、建筑的人性空间。建筑在本质上是空间,而空间的是体感知形式又是时间的,时间的真正体验者又是人。人是永远生存在时间之中的,而时间又以空间作为形式,所以人也就永远生存在空间之中。如果说现代主义主要从“雕塑”的角度思维建筑的话,那么后现代则是从“空间”与“场所”的方向思考问题,著名挪威理论家克里斯提安·舒尔茨在谈论空间问题时说:“人之对空间感兴趣,其根源在于存在(Existence)。它是由于人抓住在环境中的要求,要为充满事件和行为的世界提出意义和秩序的要求而产生的。”因此从他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得知建筑的空间是物质的,但同时它也是精神的,欧几里德发现空间“与其说是从自然中发现的某种东西,毋宁说是人构成的东西”,即一种心理的或精神上的空间。此时空间已被人们真正作为人性的容器,作为一种感性的艺术品来思考,而不在是由逻辑主义、经济决定论、直线、简洁及方盒子式的非人性建筑制度束缚下的单纯物的存在概念,人们将侧重点由物的空间存在转为了人性的空间存在,对建筑的关切也由仅仅从墙面处理、顶棚、布局、物的空间安排,转为同时高度重视与人的感觉相关的光线、材料、质地、色彩的心理感受。

2、建筑的多变空间。中国的哲学名家早在《易经》上就把“变”看成是宇宙的普遍规律,他们从自然现象的日光向背、昼夜递承中建立了“一阴一阳谓之道”的阴阳说,认为世上万物来源于变化。“变”的思想其实自古以来就有,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喜欢未经人加工改造的大自然,而讨厌那些专为生长木材而兴建林场的原因,关键的一点就是它们富于变化。任何东西太直接、太单调、缺乏层次,很容易使人想起机械呆板的标准化、流水线式的生产模式,这必然会使人产生视觉上和心理上的不舒适感和缺乏新鲜感。像国际主义风格式的过于强调直线的建筑,会对文化记忆、地方历史、民族文化产生否定与遗忘,一旦我们身处的城市空间全用直线分割我们的地域、历史,那么人对我们的记忆符号很容易被遗忘、丧失。人们为了避免或缓解这种矛盾,逃避人际关系复杂、险象横生的社会,想追求一种放松心态、逃避现实,类似于中国古代隐士“大隐于朝”、“中隐于市”的理想建筑。

3、建筑的人性化设计。在这个科技高度发展、世界各种思想交流极其频繁的社会里,人们极易忘记自己国家、民族,或者是本地区的历史、文化、及传统。这种强调了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设计原则,不仅造价不高,室内艺术效果别一格,而且乡土风浓郁,必然会受到现代人们的欢迎。尤其对第三世界的人来说,可以用显示风土民俗、有地方特色的设计来与工业发达国家的高精尖的现代材料、现代加工技术及高造价标准的室内设计抗衡。这种“以人为本”,依据地方特色、具体的地理情况和人文情况发展起来的建筑风格,无论在功能、结构、形式以及一些具体因素的处理上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因此多建一些“以人为本”的建筑值得我们提倡。

4、建筑景观纪念品现状。文化创意旅游纪念品的开发成果与旅游业发展速度不相匹配是目前一个重要问题,由于各建景观所有者、旅游产品设计公司等各方面原因造成了产品设计雷同、造型单一、制造粗糙,简单地把建筑景观形象放在一些大众旅游景点随处可见的檀香扇子、真丝围巾、首饰工艺品等物品上进行兜售,张冠李戴、牵强拼凑,旅游纪念品缺乏地域文化特色,与本土文化环境脱节。此外,由于缺乏相关机构科学的引导,当地一些民间小作坊应景式的生产手工绣片、民族首饰等物品,这些纪念品品种单一,做工粗糙,仅停留在初级加工阶段,游客从中无法感受到浓郁而独特的民族风格,这自然难以刺激他们的购买欲望。

5、北京建筑景观纪念品设计。挖掘文化资源,丰富纪念品的品种。有生命力的城市文化往往是长期沉淀积累的成果,它已渗透到生产、生活、宗教当中,在吃穿用住行方方面面都体现出本民族丰富独特的文化。设计师可以从当地的器物、食品等方面去寻找可用的素材,并通过现代传播方式去展现城市文化,扩宽纪念品种类,增加系列化产品,让旅客有更多的选择空间。纪念品还可通过主题性的形式制作成系列化的产品,形成统一的视觉形象,既丰富又整体,且识别性强。如纪念品的造型基本相似,工艺技术相同,但款式上可有大中小的区别,档次上有高中低的差异,使纪念品的形式更为多样,以满足游客不同的需求。城市文化与现代设计理念的结合,扩展纪念品的设计空间。把城市文化与现代设计理念结合起来,考虑现代人审美及实用需求,设计制作出不但具有纪念性、审美性还兼具功能性的纪念品。

建筑景观不但可以通过纪念品的形式展现给游客,还可以通过纪念品制作的生产过程让游客更直观、亲切的感受其民族文化特色。在现代社会中,以规模化、标准化生产方式生产出来的现代工业品,其产品构思、制作、生产、消费环节是被分割开来的,因此难以让消费者从中感受到产品所包含的情感因素。可以通过北京传统手工艺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制作手工纪念品时,游客会从中感受到手工纪念品包含的人性化、情感化和个性化等因素,因此,将手工制作的整个创作过程进行现场的展示,在拉开了原生态文化和现代工业文化的距离同时,却拉近了旅游者与生态旅游购物的距离。